首页 >  男性健康

涤荡行业“污秽”的大风暴刮起医药人能否顶住?

    发表时间:2019-10-13

完善医药购销用全程监管

杜绝药房托管  打击虚开发票

医药观察家:《通知》提出进一步完善医药购销用全程监管,并指出:杜绝公立医院外包、出租或托管药房。药房托管“摸索”了这么多年,不仅没有得到正名,反而走进了死胡同,其主要原因是什么?此前被托管的药房出路在哪里?

卢传勇:曾几何时,药房托管解决了部分医院经营的问题,但也滋生了大量的不正之风。而且,在发展的过程中,支持、鼓励,反对、禁止,中央与对方对药房托管的态度褒贬不一,这也导致这么多年来,一边反对药房托管,一边又把药房托管推上了前进的改革浪潮中。

此次《通知》再次强调杜绝公立医院外包、出租或托管药房,究其原因:其一,可能违反了市场充分竞争性配置资源的原则,药房托管涉嫌垄断。托管方只有一家医药公司,一对一、一对多的模式造成托管方一家独大,绝对的垄断导致绝对的腐败。其二,不能达到国家在政策设计上想要的“医药分开”的改革结果。药房托管是“披着羊皮的狼”,只是药房的管理者改变了而已,是采购权、使用权与审批权的分离,而非根本性的改变,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“医药分开”。其三,并不一定能达到降低药品流通成本、惠及百姓的改革目的。在药房托管的过程中,委托方,也就是医院,往往要收取一定的托管费和保证金。一些大企业的观念是:“不管出多少钱,先把这家医院的药房托管下来,只要能托管,哪怕现在不赚钱,先拿下市场份额,然后再慢慢清理市场,逐步淘汰中小企业。”但业内人士表示,像托管费和保证金等成本,最终还是会转嫁到患者身上。

此前被托管的药房出路在哪里?这是政府在改革中必须正视的问题。在医保控费、辅助用药重点监控、医院管理实施绩效考核之后,药房由原来的“盈利中心”转变为“成本中心”,需要回归其本身的药师服务与药事管理价值上(临床药师、临床路径管理、不合理用药监测与评估、药物经济学价值、患者合理用药健康教育),用安全、有效、经济的药物实现临床治疗价值的最大化,降低医院的运营成本。

徐毓才:药房托管与很多医改创新一样,一开始就充满争议,以“医药分开”之名,实际上谋取的是市场垄断之实,既不能真正实现“医药分开”,而且极大破坏了临床药学服务之根基,将医药回扣变得隐蔽而难以查证。正如著名大V医生波子哥所言:“药房托管就是披着羊皮的狼。”因此,药房托管注定是死路一条。对于已经被托管了的药房,一是好说好散,“协议离婚”,既然已经被命令叫停,那也只能如此;二是按照协议继续履行,商定一个过渡期,尽快消化其中的“问题”,但在叫停宣布之日起,做一个“合法”公民,别再有苟且之事;三是如果不能好说好散,就依法解决,总之,任何变通的药房托管都不能继续下去。

沈明:一是药房托管变相成为医院的一个收入来源,作为对“药品零差价”的补偿措施,违背了国家政策的初衷;二来,药房托管催生了腐败;三、有的药房托管还涉嫌垄断。以上这些,造成药房托管走进了死胡同。说到出路,在于严格实行“医药分开”,而不是“表面分开,实际不分”,被托管的药房要么关闭,要么与医院脱离,走专业药房的道路,真正体现药学服务的价值,区别于院外的社会药房。

医药观察家:《通知》强调:打击医药行业虚开发票等涉税违法行为。医药行业虚开发票的问题是否很突出?根源是什么?规范涉税行为就那么难吗?

卢传勇:虚开发票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,也是税务部门稽查打击的重点内容。不光是医药行业,其他如建筑业、农业、进出口贸易、大型加工业等行业,也有存在。只是,医药行业事关“健康中国”战略的实施,涉及的话题比较敏感,也是媒体重点关注的对象,所以就显得问题比较突出。究其根源,主要是某些企业业务经营模式不规范,处理营销费用成本较高,顶风违纪、带金销售。规范涉税行为需要从多角度和多方面管理,单纯从查企业发票只能治标,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顽疾。

沈明:经过这么多年的清理与打击,医药行业虚开发票的现象应该减少了很多,《通知》里既然有强调,显然问题依然突出。其根源在于企业或者个人逐利,随着金三税收系统的推行,医药行业的涉税行为也越来越合法规范。

徐毓才:这个暂时还不了解。如果真的有虚开发票行为,而且问题突出,那一定是药品流通体制出了问题。

规范药品临床使用

按药品通用名开具处方  医药代表院内登记备案

医药观察家:《通知》强调规范药品临床使用,并要求:严格落实按药品通用名开具处方的要求,确保试点城市在同等条件下优先选择使用“4+7”带量采购中选药品。严厉处罚搭售药品行为。为什么要强调“按药品通用名开具处方”?“搭售药品行为”带来的危害有哪些?这两点对于非“4+7”中选药品有着怎样的影响?

徐毓才:强调“按药品通用名开具处方”不是什么新要求,多年以来一直如此,《处方管理办法》从试行版到正式版都是这么规定的,主要目的是让调剂人员在多个商品名不同的同一药品下,无法弄清楚医生用的是哪一个厂家的药品,从而不能统方,避免商业贿赂,但事实上作用不大,还有不少副作用。这里的“搭售药品行为”具体指什么,不清楚。从网上搜索“药品搭售”,似乎主要指药品促销,但这个在医院好像不存在。单纯谈这两点对非“4+7”中选药品有着怎样的影响,似乎很难说,因为药品临床使用与医保支付、临床习惯、医生认同、病人诉求等多方面有关系。

沈明:一家医院内,一个药品有多个厂家,药品的通用名都一样,商品名不一样。按照药品通用名开具处方,是为了避免或减少医生处方直接对应厂家,以免造成带量采购的药品处方少,未带量采购的药品反而处方多。搭售药品这种行为非常恶劣!用药治病很正常,明明用一种药可以治病,为何要开两种甚至多种药?出现“搭售”,背后就是利益驱使。对于非“4+7”中选药品,靠什么有销量,靠搭售吗?

卢传勇:强调“按药品通用名开具处方”主要是防止临床医师选择性开具药品,变相指定特定的生产企业,以及选择与“4+7”带量采购中选药品同通用名的其他厂家生产的药品。搭售药品的行为将会弱化带量采购执行的力度,破坏带量采购入围品种的公平性,给患者增加医疗负担,消耗国家医保资金。

医药观察家:《通知》再次强调实行医药代表院内登记备案管理,规范医药代表院内接待制度。今后,医药代表该如何合规地在医院开展业务?或者说还有必要在医院“待下去”吗?

徐毓才:解决医药购销领域的商业贿赂问题是一个老话题,之所以会老生常谈,是因为一直没有得到彻底解决,一直存在。为什么一直在解决但一直解决不好,根本原因是采取的办法不行,就好像人得了病要吃药,如果药证相符,肯定立马见效。所以,《通知》再次强调实行医药代表院内登记备案管理,规范医药代表院内接待制度,都是上面想出来的解决问题的一种方法。之所以“再次”强调,说明效果不怎么样,从配合政策要求来讲,医药代表就按照政策办好了,当然不在医院待。医院外面可比医院里面大太多,不是吗?

卢传勇:进一步实施医药代表院内备案管理,是合规化的要求,是纠正不正之风的一种手段与策略。医、患、药之间的新药信息、临床信息的反馈、收集、传递是必要的,从目前出台的相关医药代表备案的细则与要求来看,只要医药代表不承担各类药品具体的销售任务和数量指标,只提供学术推广服务,还是可以合规化地开展各项工作。

沈明:医药代表以专业水平推介产品,提供的是专业咨询,而不是吃喝请送,提供的是专业学术服务,而不是其他服务。只要是专业的医药代表,有专业价值,就有必要存在下去。

开展重点领域专项治理

规范学术合作  打击商业贿赂

医药观察家:在开展重点领域专项治理方面,《通知》指出,规范医学学术合作。严格规范医学协(学)会、医疗机构、医务人员与医药相关企业间的学术会议、科研协作、学术支持、捐赠资助行为。推动建立学术合作事前公示、事中监管、事后备案的全流程管理制度。药企在开展学术推广的过程中,该怎样避免其“变味”“走样”?

卢传勇:在具体实践中,产品推介会及学术会议是医药代表经常采用的学术推广形式。无论是赞助及合作办会、自主办会,还是赞助医生参会,均应注意不要以开具处方、提高产品销量或市场份额、获取商业机会为目的。同时,注意获取及妥善保存会议的活动计划书、日程及明细、签到表、会议招聘、会议总结等相关资料文件,而且要获取及妥善保存相关财务票据,并按照会计规则如实入账。只要不将产品推广与商业目的直接挂钩,采用规范的学术推广形式及流程,医药代表的从业之路还是相当光明的。对于企业,如果在招聘时提高医药代表的专业准入要求,持续为医药代表提供相应的药品专业知识及合规知识培训,加强对合规政策的执行和对推广活动的监管,学术推广活动的合规风险就能够有效降低。

沈明:学术合作对于医学的发展必不可少。对于药企来说,学术就是学术,不要“不学无术”,更不能去玩“妖术”,不要迎合某些会议主办者的不当要求。药企要靠好的药品占领市场,要靠药学专业去办会议。那些“变味”的学术会议,短期看起来收益快,长期来看是害了医生,毁了自己!对于学术活动的监管,很有必要!

徐毓才:《通知》只是一个大的方向和原则性要求,具体得看有关方面的具体规定。怎样避免变味、走样?按照规定办就行。

医药观察家:《通知》强调:严厉打击商业贿赂等违法犯罪,维护行业秩序。这也正是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自8月至12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重点领域反不正当竞争执法行动的重点之一。现在,医药行业的商业贿赂行为是否严重?其发生的根源在哪里?主要表现有哪几个方面?这种打击手段能否杜绝商业贿赂行为?

徐毓才:尽管近年来商业贿赂的情况好了很多,但还是存在,看看临床不合理用药情况还比较严重,就知道了,树在摇摆,肯定有风。当然,医药行业的商业贿赂比较复杂,根深蒂固,其根源还在于目前医务人员的薪酬体系不合理,与医务人员的付出不成正比,薪酬不能体现劳动。要解决这个问题,必须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,从建立符合医疗卫生行业特点的人事薪酬制度入手。至于商业贿赂表现,千奇百怪,看看那些曝光的案件就知道了。目前这种打击手段不可能杜绝商业贿赂行为,这就和官场腐败一样。

卢传勇:医药行业的商业贿赂是经媒体报道才显得很严重,真实的情况应该是规范化经营占据行业主流。其产生的根源是医院、药品企业、患者之间药品信息、医学信息的不对等、不透明,以及药品市场化机制与集中招标采购之间的矛盾,导致某些企业采取了不正当竞争的手段获取市场或经济利益。其主要表现形式多样化,从赤裸裸地馈赠钱物,到巧立名目,以“宣传费”、“广告费”、“促销费”、“临床观察费”等为名,行贿赂之实;从“开大处方”以收取回扣,到提供居室装修、住房使用权,以及安排国内外旅游考察等。《通知》提到的打击手段能否杜绝商业贿赂行为,尚不能定论,但是严格制度管理,监督落实执行,无疑会减少商业贿赂的发生概率,进一步优化医药市场环境。

沈明:连续多年的发文、检查、治理,医药行业的商业贿赂行为应当是大为减少。这种持续的高压,虽然不能杜绝,但一定可以让商业贿赂减少!

真正合规经营才能  经受风暴的洗礼

医药观察家:随着这场整治风暴在全国各地的刮起,哪些企业可能率先倒下?其还有没有翻身的机会?

沈明:风暴到来时,倒下的肯定是靠钱开路的企业,如果一家药企,生产的是“辅助神药”,销售上靠“带金”,“4+7”也没有中选,那这样的药企,凭什么不倒下?靠什么来翻身呢?

徐毓才:倒下的倒下了,没倒下的继续前赴后继,跟扑火的飞蛾一样。倒下的企业翻不翻得了身其实不重要,重要的是没倒下的企业不能再继续这么做。

医药观察家:“合规经营”一直是医药人挂在嘴边的话,但真正做得彻底的不多。为什么“真正合规”这么难?经过这场风暴的洗礼,行业能否得到净化?哪些企业将脱颖而出?

沈明:首先,什么是“真正合规”?具体的衡量标准是什么?如果标准不具体清晰,就无法去评估合规还是不合规。其次,如果不合规者依然得利,合规的企业动力就不会大。医药行业的净化,必定是“任重而道远”!药企,一是要有好的药品,疗效,还是疗效!药企推广合法合规,才能长久发展!常在河边走,不湿鞋的有几个?医药行业以外,可能会有一些启示:不行贿的万科,压不跨的华为!

徐毓才:一个真正的市场经济秩序建立不起来,各行各业到处都充斥着潜规则,怎么可能让某一群人“真正合规”?因为在这样一个坏的市场里,“真正合规”的人无法生存。在我看来,经过这场风暴的洗礼,行业也难得到净化,即使没有倒下脱颖而出的企业也不一定就很健康。

卢传勇:合规经营是医药行业在现阶段转型升级的必经之路,难的是医药人或企业要下定“真正合规”经营的决心。实现真正合规,既需要国家政策层面从制度设计上营造公平、公开、公正的竞争环境,也需要国家新医改的“四项制度”协同发挥应有的激励与约束作用,单靠某一方面是很难取得突破性成果,寄希望于一场风暴的洗礼之后,行业的环境得以净化,可能性不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