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 医院动态

访谈|王敬民:艺术是在做减法

    发表时间:2019-09-03

王敬民

生于1972年的王敬民,从1993年步入摄影圈,经历过影楼拍摄、讲坛教学、独立摄影师等多重身份的转换。在不同的十字路口,他总是勇于挑战,为自己的人生做出规划。王敬民曾获第五、六届“全国人像摄影十杰”称号,更是第八、九届中国摄影金像奖的获得者,独特的创作理念和对摄影技术的完美运用,让他的人像摄影极具个性和创意。


王敬民坦言从不喜欢重复自己,几十年如一日,从不间断的学习积累就是他进步的妙招。如今,摄影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生活方式。在与本报记者张晓寅的对话中,王敬民回忆了从初入摄影行业到只身闯荡北京的经历,也分享了他对摄影的个人感悟。

王敬民摄影作品

红颜

图兰朵

访谈对话,这就开始


张晓寅: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走上摄影之路的?

王敬民:走上摄影之路其实是比较偶然的。1993年,我当时刚辞掉了一份工作,有个朋友正好开影楼,因为我从小有学美术的底子,当时给的工资大概是1000元,我一想自己也没工作,年轻人又待不住,所以就去试试。我从来没学过摄影,那时候还是胶片相机,需要手动调焦,难度还是有的。

刚去时还有点发蒙,毕竟是一个全新的环境,而且我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培训。不过幸好我去的是一个实操性特别强的地方。当时店里的摄影师还是很有傲气的,他不教我,也不理我,我就专心地看他拍了3天,用心去记那些最基础的操作,包括调光、位置、距离,等等。有胶片时,我就模仿。我记得到了第三天,朋友就让我自己上手拍了一套当时最低档次的婚纱照,那是我第一次拿起相机给客人拍照。我当时本着的原则就是好看,这个原则到现在也还适用,给任何人拍照时先不说艺术性,最起码得美观,要拍得漂亮。第一套片子没有退片,也还算成功。当然,我从中也发现了一些缺点和遗憾,就是没有控制好篇幅。

张晓寅:这样说来,您从事摄影工作已经有将近30年的时间了,从初学者到职业摄影师,这个过程有什么特别的感悟可以分享吗?

王敬民:那时候年轻,每天去上班,一般都不休息。有时间就翻图册,刚开始摄影,最多的还是模仿。当时什么类型的拍摄我都接,甚至影楼对面就是一个医院,医院有人去世了,他们就把去世人的遗像拿过来让我翻拍,这些活都干,所以我对影楼的商业模式很清楚。大概一年后,我技术上又有了一个新的提升,比如我学会了拍照要用测光表,开始了解熟悉胶片。

除了拍摄上不停地模仿别人,我开始扎进图书馆里,看各种摄影方面的书籍。边学边实操,这些对个人拍摄的提升是非常快的。因为我们在影楼里用的多是负片,一般不会用反转片。我就是从书中了解到反转片,学着拍摄的。

其实提到模仿,对于摄影初学者来说是很重要的。因为做任何事情要有一个基础,在这个基础上你才能达到一定程度。我们现在说摄影是艺术,但首先,摄影是个技术活,它有自我本身的表达方式,首先要了解这种表达方式,要掌控它。如果没有掌握基本技术,就算你有想法也表达不出来,所以这个时候应该先学习。在你还不了解、不能完全掌握属性的时候,模仿是提升学习的最便捷通道。

张晓寅:那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做独立摄影师的?

王敬民:1997年,我萌生了一个念头,就是自己创业。那时我25岁,开了一家自己的工作室。但是开店后,我才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是一个善于经商的人,技术好不代表营销就能做得好。

在我看来,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当你把自己的全部精力用到做一件事情上时,其他方面就会相对被削弱。因为我那时一门心思想着如何去提升自己,初次创业并不成功。于是,1998年我去了北京,当时把自己买的设备也都搬了过去,在租的房子里做了个传统的暗房。这就是我开的“精锐放大部”,专门给一些照相馆做打印放大。从海淀区到白塔寺,基本上都要自己骑车拿着宣传册去宣传。那时候,二十来岁,精力特别旺盛,我基本上天天熬夜,钻在暗房里洗照片,一待就是一个整晚,从来不觉得累。

作为一个“完整”的摄影师必须要前期、后期都会,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我要成为一个好的摄影师。我利用业余时间还看了很多绘画方面的书,特别是色彩方面的,再把这些反用到摄影当中。

首先,摄影对我来说就是生存,以商养商。解决了生存问题,我就需要考虑摄影能给社会带来什么,去思考摄影的深度,这些对作为独立摄影人的我来说非常重要。

张晓寅:您后来在北京摄影器材城办过“北京京尚名家摄影化妆培训机构”。站在讲台上授课,对于个人理论和实践的考验是非常严苛的。来您这里学习摄影的年轻人有不少,您的教学理念是什么,在教学中更注重哪些方面的培训?

王敬民:我的摄影培训机构大约是从1999年开始办的,针对全社会招生。当时的教学理念就是培养出更多的商业摄影人才,解决有志于摄影的年轻人就业问题。从上午9点到12点是理论教学,下午1点后是课堂实拍,理论结合实践才能有进步。在我的课上,没有重复的内容,每天都是新的。我要保证每个学员每天都必须实拍,影棚的拍摄不像在室外“群殴式”拍摄,学员需要像指挥家一样,自己来完全掌控拍摄情境。我教的学生是没有放假之说的,很多人是从外地来的,吃住在北京是很贵的,所以我们的宗旨就是没事就来上课吧,不要休息。虽然对学生们很严厉,但我始终坚持负责的态度。

其实,学习摄影就像盖楼一样,想要盖得高就要把地基打扎实。很多摄影师干了10年,其实这样反倒不好去教,因为他们有了自己的拍摄“惯性”,有自己的思维定式,倒不如新学者更好去培养。所以,在教学中,我最看重的是一步一个脚印地扎实教学,让学生把理论和实践以最好的状态结合起来,我们的课程内容非常丰富,风格也很多样。

我从事了十几年的摄影教学,而这期间也是我的创作高峰时期,我几乎所有的获奖作品都是在这个期间拍摄完成的。我每天都泡在摄影的氛围里,温故而知新,我在教别人的同时其实也提升了我自己,稳固了我自己。

我特别喜欢教学,喜欢跟年轻人共同进步。

张晓寅:您是第八、九届中国摄影金像奖获奖者,也获得过第五、六届“全国人像摄影十杰”称号,这些荣誉对于您的创作有影响吗?

王敬民:其实获奖是偶然,这些年我一直在不断地创作、研究,在商业人像这个领域,我一直是马不停蹄地不断追逐着、寻找着、创作着、突破着,对于我自己来说,创作是首位。获奖只是一种对我的肯定和激发,因为个人性格的原因吧,我是一个没有功利心的人,获奖前后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变化,我依旧专心于自己的创作。

张晓寅:作为一个有着丰富经验和阅历的专业摄影师,您对年轻商业摄影师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分享吗?

王敬民:现在全国这么多人都在做摄影,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所以年轻人要想不被社会、不被商业文化淘汰,就要时刻保持一种学习的心态,一步步地往前走,走得不快没有关系,就像爬山,千万别停在原地。每天一小步,每天前进一点点,日积月累,积少成多,就会卓有成效。

另外,对于商业摄影师来说,创意是很重要的一部分,所以年轻人也一定要不断地通过学习来丰富自己,练就创造性思维。其实,艺术是在做减法,包括人生也是如此。只有先打好基础,做好累积,才能做减法,去繁就简地达到某种境界。

我觉得自己是一个“笨人”,所以我始终在专注于自己最喜欢的摄影这一件事,把精力和时间都花在了这方面。我想只要你真正用心了,结果一定不会差。

文章刊发于《中国摄影报》·2018·84·2版

采写 | 张晓寅

编辑 | 唐瑜

声明:本文内容如需转载,请联系作者取得授权